靈一均一

时常变卦的喜好 无畏惧你所有爱恨

恰时逢1

*bgm:东风志-西瓜JUN

*魔教教主源×不知身份人士凯【?喂!这是什么鬼设定??】凯源?源凯?


00.
似墨启纸如白鹤,落平沉茯麝清歌。

鬼魄驰骋仿罗刹,嗤笑莫若世人邪。

01.
解轻歌,落似马蹄,分毫不停歇。黄沙扬起满是昏黄的光。

那里莫是有人?行人似问。片尔,大批人马涌入瑛煌城,哟呼马蹄的声音未止,一路狂乱踏入市集。布衣百姓慌忙躲让,所谓有见识的路人眯起眼:

冥楼?

“这位兄台,方才是否提起了冥楼?”有好奇的人在慌乱中回头问道。

路人似其若是空气,不见他回答。黑素衣里伸出只修长的手指往下压了压头上的斗笠,只露出淡色的薄面嘴唇。

“这小子,排场挺大啊。”
“可不是。问话都不答应呢。”
“不过他刚才说的是冥楼吗?我没听错吧?那批要真是冥楼的人的话,我就是有生之年开了大眼界啊!”
“别瞎说,这么多年来,有人见过冥楼人的真面目吗?每次出动都像老鼠一样。”
“嘿!小声点!被听到就完了!”

不远处,少年冷冷清清的蹲在墙角,将破烂的衣服往自己头上一盖,随即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他抬头:“大爷,发发善心给点吃饭的银两吧!”

恰巧被他叫住那人脚步一停,居高临下的露出斗笠下的眼睛向下看去,少年捧着个脏兮兮的碗,正笑眯眯的盯着他。

“多大了?”他顿了顿后问道。

“唔…我想想…二十七?”仿佛是什么为难的问题一样,地上的人眉头紧锁了半天。

居然骗人骗的那么认真,他盛怒反笑:“你最多十七,小屁孩。姓甚名谁?”

“不知道,我没名字。这位大爷你叫什么呢?”他再次贱贱的笑了出来。

“我?我叫王俊凯,说了你认识吗?”男人勾起薄唇,倒是个危险的弧度啊。

少年眯了眯眼,仿佛被阳光恍了眼神,他收了收笑:“确实不认识。不过这位爷,您要聊天找前面左转那家碧春楼,里面的妹子个个胸大腰细,你不给钱在这儿跟我磨蹭啥?”

王俊凯看着他仿佛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只觉得这样子像极了某个人:“小弟弟,我看你…面善得很。”

“不好意思啊这位爷,我只跟钱面善。”他嗤之以鼻的笑出声来。

“拿去。”王俊凯无奈的往怀里掏了个银锭丢给他。

少年坐在地上认真的咬了咬,仿佛怕他反悔收回一样,立刻揣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又挪回了原位,继续抬起那张看起来假的恶心的笑脸:“这位爷,还想问点啥?”

“你…挺有意思的啊!”他好像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眼神里划过一亮,像只准备捕食的狐狸。少年扯了扯嘴角,只觉得后背一凉。

不是吧,这遮头蒙面十多年,就是为有一日,万一虎落平阳的时候不被狗认出来。

连阁里那些老妖怪都只才见过自己小时候的面孔,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王源眸子一紧,他吸了吸鼻子,缓缓的从怀里掏出吗锭银子,伸手想要还给王俊凯:“这位爷,这银子我怕是不能要了…”

02.
我叫王源。是个全职的魔教教主。

你没猜错,我确实跟那什么冥楼有点关系。毕竟这江湖上行动时从不露面的主也就这么一个教。话说这条规矩还是我当初当上冥楼的教主时定的。我师傅从小就说我性子太敏感,不愿意相信别人,思想太缜密,迟早有一天会犯了自己。

我之前不信,常当它是句笑话。毕竟在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教里当教主,第一武功要过人,其次还得有脑子,不然我也活不到现在。

所以我从没放在心上过。本着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基本原则。有一杀一,有二砍二。动不动就株连九族,江湖传闻,罗刹恶鬼王源,若是不小心遇见了,没别的办法,除了跑。跑得过了,武林中人还得夸你身手矫健。

嗯,这江湖嘛,有英雄,就得有终极大魔头。人人都想称英雄,这魔头自然只有我来当了。因为我除了脑子好使还有个不可多得的优势,那就是——

我武功也好。反正手撕百把个人都不是问题。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肯定也想问: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还会混成个乞丐?

其实对于这件事,我也很迷茫,我吧,自从上任冥楼教主以来,衷心日月可鉴,我在位的着二十几年来…哦,有件事儿我是没骗王俊凯的,我今年确实二十七了。面似少年?可能怪我太久没有晒太阳了吧,所以看起来显小。

接着说,我在位的这么多年,没让冥楼的高层领导们受一丝一毫的伤,虽然有时候处理事件的手段比较血腥,但好歹是让冥楼真正在江湖上站稳了脚跟。风头甚至盛过我师傅在位的时候。人家都说我王源是个厉鬼,这都说是厉鬼了,还不得做出点成绩来。

其他的抛开不说,但凡没我一天,冥楼就活不过一天。所以对于这次的叛变,真的任凭我撕破脑袋也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

往昔跪在我脚边的蝼蚁居然敢集合起来趁我血洗陆家山庄时架空了冥楼,埋伏了一夜,用我最熟悉的手法重伤我。不是靠着强大的内力,我估计走不到这里。

回忆完毕,王源伸出去的手似是有些酸,他看着天色压倒的黑色像群山一样欺压过来,一时间有些头疼,他道:“银子你快拿走吧!太阳落山了,我该找地方睡觉了。”

王俊凯低头仿佛在思考什么,半响没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道:“你跟我走吧,你这小家伙还挺好玩的。”他不带好意的笑了笑。

开什么玩笑?跟他走,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要跟他走我还能活下去??

“不了,谢爷的好意,我一个人自在惯了,不愿与其他人同行了。”王源站起来,拍拍裤腿上的灰。胸口却猛的撕扯了一下,疼得钻心。他默默咒骂:冥楼这群老不死的,只要没把我弄死,总有一天要一个个的送你们进坟墓!

“这就由不得你了!”突然耳边一阵凌厉的风传过来,刚想抬起手反抗,却莫名其妙被伤口裂开的疼痛收了回来。这群狼子野心的东西,居然还下了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嘴里就被塞了颗药丸。王源心大的嚼了嚼,心想怎么还有点甜?

王俊凯收回沾满王源口水的手,毫不在意的在自己衣衫上蹭了蹭:“一个瑛煌城外坐着要饭的小乞丐,同时身中多种魔教核心武功,居然还让从不露面的冥楼从本教苍山追到了这里。”他眯起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你觉得还了一锭银子就没事了吗?你到底,跟冥楼是什么关系?”

面前的王俊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王源凝了凝神,突然笑开来:“什么冥楼?表示没听过呢!还有这位爷,长的倒是英俊潇洒,做事咋喜欢耍阴的呢,真卑鄙。

“但是确实是有几个大叔追着我打,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是因为我长的像谁,这不才逃了,又被您给碰上了!”王源似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王俊凯听到这倒是笑了:“且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听完你这话,我倒是想起来你长的像谁了。”

王源心底咯哒了一下,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是谁是谁?有本少爷这么帅吗?”

他从腰间抽起一把扇子半遮住脸:“不,你长的像个厉鬼。跟上来,方才喂你吃的那个药,封印了你的内力,我估计你一动气,四肢静脉就会尽毁!”

!?我艹?还有这种药?想他魔教教主好歹也是对大部分毒药有强烈免疫力的,所以才敢当了糖吃。却没料到这家伙的药,真让他再无一分力提起,失去反抗力的四肢让王源陷入了慌乱……

他咬牙切齿的想,要是让他还有命回去,就让冥楼上上下下都服下这个,让他们真正的做到,离了他一天都活不下去!

03.
活下去。
王源窝在王俊凯的马车上,听着前面摇铃声越来越远,最终消失殆尽。
他知道,这里离苍山冥楼也越来越远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