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一均一

时常变卦的喜好 无畏惧你所有爱恨

嗔欲岛-关于古风的脑洞

【古风/水仙向】
华老师×主唱 对应角色 说书人华×徒儿小唱

突如其来的灵感,抖个机灵


——————————————————

说书人,是个唤作华的说书人。

现正穿一身狼狈的长布衣,左右裹得像个蒸笼里的粽子。冬日间白雪皑皑衬得他在林子里灰成一堆。而言笑间双眸又亮得发狠,像是取了火种塞在里边。

跟那山下初遇时别无两样。

“老师这几年都去了哪?过得可还好?”眼前的人隐忍了有些沙哑的声音,指尖掐在手心肉里,被冷风吹得通红,冻得僵硬。

华解开怀间藏着的暖炉,那红铜色上刻的字有些掉落的锈迹。他敛了笑意,脚往前迈了几步:“小唱手该冷了吧,接着这个暖暖。”说罢将那人手掰开来,把那热气交与他。

主唱咬住后齿,落白的鼻间突然酸软上涌,两片睫毛往下垂着,接住空中撒盐样的雪花。盖在通红的眼窝上,泛着水渍。

他抬手牵住华的腕旁,覆住骨节处。力气很松,像河水被打散开来,轻易就能挣脱。音色始终颤着还带一昧哭腔:“回答我,为什么丢下我!?我是你玩性大发后收留的物品吗?是没有感情的花草还是对你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华低头见那五指葱白的冰凉依旧扣在自己小臂上,他难以捉摸小唱的质问。一生随性惯了,收了徒弟也不知何为责任。

那年他只道是想走,便就走了。

无谓原因,由心使然。

而主唱不同。早在那日山下被他救起时,血迹斑斑被他耐心呵护间,暗情就许了千万遍。日日唤他老师,听他言语叫自己小唱。莫不是华,主唱誓死不爱这个姓名。

而华都懂,却只想绕道逃脱。兜兜转转把苦乐尝了个遍,回到这山林间,却又遇上故人。

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来,小心的坠下主唱搭在他腕间的指腹。舌头艰难得发声,却发现好像没有什么说书时的词句能让他的徒儿不难受。

眉间锁了许久,华道:

忘了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