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岩不能吃

长情歌唱不久 只有你伴我左右

纹理眼球-4

ooc 圈地自萌


巨大树荫遮遮掩掩背后的房屋,得踩住草坪往里再走个百八十步才是目的地。王俊凯伸手捞了一把快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刚打开门,便被拥出来的冷气撞了个满怀。

“小凯来啦,天气很热吧?前台有冰镇柠檬,自己去拿吧。”店老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习惯性的念叨了下又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接着算账。

“好。”他应了一声,把吉他随意放到沙发上。

这酒吧小,开的地方又有些偏,来的客人基本都是瞎撞进来的,不过好在最后都成了常客。也多亏了王俊凯是在这里驻唱,人长得帅气也会开玩笑,三言两语就能留住客人。想到这里,老板又抬起头来:“别客气啊,多喝点!”

王俊凯仰着头一饮而尽,上扬的眼角冲那边看了一眼,他口里的粉嫩小舌沿着嘴唇舔了一圈:“那个,万哥,我跟你说个事儿呗。”

在柜台上摊成一堆的男人闻声收起笔,微微笑着,像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一不对我造成人身伤害,二不对我的店造成伤害,三不对我的金钱造成伤害。达成以上三点的话可以考虑听一听。”

真不能说他无情,而是老万实在见过王俊凯太多面孔了,从最开始的排斥到仅剩的三点要求,让步可以说是诚意满满。

王俊凯一皱眉头,一副很意外的模样:“哪的话啊!知道你宝贝得很,我铁定是不会招惹的。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我下个月不来酒吧了,我去个别的地儿唱。”他把话一气呵成,表情很是从容。

老万好像没反应过来,恍恍惚惚的点头:“行,你要去别的地唱是吧,也好也……好你个头啊!你跑了唐树他们怎么办,你们在这组乐队呆了快一年了,现在这样有意思吗!?”他气没打一处来,抄起书往王俊凯头上敲去。

那人躲闪了得特别快:“阿树那边我会说,估摸着会跟我走。你别生气,我给你找好了后续乐队,主唱是个特辣的姑娘,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他边说边小心翼翼的瞄一眼老万,看着对方越来越抽搐的表情,索性咬咬牙抽了张底牌。

“给你个理由或许会好接受一点:我再不走就得出事了。万哥,知道你们做生意最惹不起的就是名声,我真不想害你。”他这句话说的特实诚,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对方看个一清二楚。

老万没说话,一支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又是鱼啊又是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怪气氛,冷风一吹他脸上好像是布满了阴霾。

王俊凯垂下眼,静静的等了几秒。最终还是提起了吉他离开了酒吧。柜台后的男人没再挽留他,王俊凯的背影被巨大的布袋遮了一半,一如他来时那样。

桃花眼笑脸盈盈的问:“老板,你们这酒吧招乐队吗?”


王俊凯懒散的走在有些熟悉过头的小巷子里,周遭因为开发而搬走了一部分的人,姜红色的老房被推倒在土里,混合着难闻的灰尘味。

他拐进了一家小卖部,买了根冰棍,站在开了小小冷气的商店门口,不愿意往前再走一步。屋外燥热的太阳仿佛是个巨大的结界。

一年前他来到这里,带着阿树他们,没吃没喝流浪街头,攒了一个月的买唱钱却连顿好饭都吃不起。阿树最先崩溃了,在地铁通道口把那些硬币碎纸砸在地面上:“我受够了!在这过的日子,还不如去农村睡猪圈!”

王俊凯笑了笑,一言不发的把钱一张张捡起来,说:“好啊,那我们就去睡猪圈。”后来就用这全部的家当买了大家的车票,蒙头睡到终点站。在树荫交织中找到了这家小酒吧。一呆就是一年。

世事就是如此,你拼命的努力,攒着一生中最大的勇气去面对,还不如放弃抵抗绝处逢生。就像他本不愿意招惹吴磊,可还是想赌一赌,豁出去,盼一个峰回路转能见君。

地面轻微响起滴水声,他往外迈了迈脚,冰棍融化在空气中落到地上。

眼角有人隐约藏着房边阴影处,他突然往前跑出去,在自己最熟悉的地带消失的无影无踪。到底是谁说大太阳下没有阴霾的?


手指插在裤包里,轻微抖动的手机随后铃声大作,他接通电话后似乎还有些庆幸。

吴磊说着:“晚上过来找你。”仿佛能听见电波那头人的浅浅呼吸。

王俊凯挂断后拨通了唐树的电话,重复的嘟声突然有些心虚,他自己愣了一久才开口:“阿树啊,我刚跟老万说了,以后不去他那唱歌了,你跟榴莲还有蚊子说一下吧…”

那头也沉默了一秒,随后破口大骂,言语间数落了他千遍:“那你说!以后咋们吃吃喝喝的都住哪!?”

他要创作,喜静,其他人也都理解。所以除了王俊凯一人,其余的成员都是住在老万给他们租的一间小公寓里头。若是以后真离了酒吧,有几个脸皮都不够他们抵在那继续住的。

“我本来没想带你们走的…”

他话没说完那边又开始骂起来:“你话说的轻松,你要是真丢下大家跑了,那才当我唐树这辈子没见过你这么个人!”

王俊凯被这么数落两句心头也堵的慌,愣了半天也轻骂了句:“干你娘的…”

唐树没忍住笑了出来,声音随着电话声口传出来,刺耳又响亮,生怕他没忍住把给自己笑没了。

“就说一次,听不见就算了。过几日你们从老万那里搬出来吧,跟我住。大家一起打打地铺,总有一天,会轻松些的。”王俊凯咽了咽口水,却也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炎热。

“听你的。”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莫名其妙的心安理得。竟然还有些舒服。






脑残粉:泛指为明星不顾一切,优越感爆棚,如同脑袋残疾一样的人。

说实话我一直认为三字粉丝是很有素质的,起码在我喜欢他的过去这四年里,微博高赞答案都是一票绿灯。我曾经因为喜欢他们被朋友怼过,但从来没有后悔,所以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这么久。但今天我算是明白了,一个在zh上都能撕起来的明星你让他的粉丝如何受欢迎?不捧zh,但它就是目前我所接触的,使用人平均素质较高的一个软件,欢迎推荐其他。你也可以说我以偏概全,但,我就是以偏概全了。反正我就是一副你能把我怎么办的死样子,大不了我以后不混这个圈了,我不爱这个人了,我过我的大好日子去,你们玩吧,尽兴就好。看看这些荒唐事,不知道有多少老粉是被“自己人”撕走的。但我很爱这个人,爱了三字四年,ky入的坑,现在也没脱干净。我也不认为自己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所以不用某些人来提醒我,如果我表达喜爱的方式在你眼里是黑的话,那没办法,只能让你看不顺眼了。而若是你不幸在最近怼过我且看见了这篇随心哈哈的文,那没错了,是在说你。不过我一点都不觉生气,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我只是有些怀疑,自己要是在饭下去,会不会被扭曲。我不愿意。我就是单纯的想萌一下自己喜欢的cp。以上的话,如果触到你霉头,我也没办法,给你的唯一建议就是打开私信怼我,不过没关系,我会一个一个拉黑的。如果最近是我的水逆的话,我表示自己太玻璃心,承受不了,所以恭喜你们螃蟹家族成功少了我这么一个黑粉。将来我还是会写关于三字的文,用以支撑我的极地小cp,可我也随时会走想走,在当我觉得我连爱这个文章中的人都爱不起来的时候。现在突然有些庆幸宏哥当初的离开,好像连同带着四字一起走了,此后没再关注过他们,除了自己yy的小空间里。只是我没想到,有一天会对我以为要跟他共赴十年之约的一个人也采取这样的方式。好了,这就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的错。开头所指的脑残粉也请不要对号入座。不过,现在就算拿枪抵着我也就这回事了。

不加tag 这都能引战的话也算我的本事。







连同一个声优都可以当糖吃😢

纹理眼球-3

重度ooc
圈地自萌


天气与夏季背道相驰,一天里不时下雨。所以出门必带伞成了吴磊的新习惯。他与任荧交代了句晚上加班不回家吃饭后,便推开家门。

偶尔手臂被笔尖划破的地方还隐隐发着痛,像是没休止的提醒他别忘了某人一样。

距离他遇见王俊凯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而任荧在那晚之后脾气变本加厉,对他看似仇人。这点让吴磊有些头疼,却又不太想去解释。

因为这本就是事实。

他转念一想,王俊凯也算沉得住气,或许真不怕自己跑了吗?念头这样转着,他坐上车打反一把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住油门,车胎发出摩擦地面的声音飞驰着出去,空气里似乎又多了一分粘稠。


而王俊凯打开门的时候没有一丝意外,倒是吴磊望向他的样子带着些狼狈,许是没见到他异样的表情所以多少有些挫败感。

“来啦?”男人挑眉看他。

吴磊不自然的抓了抓后脑勺:“嗯…”

“吃过饭了吗?”

“还没。”

王俊凯思索一秒,关门走向厨房,短裤下透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白花花晃得人眼花。吴磊有些难堪转移开视线,自顾自的找沙发坐下。

屋子里凌乱的堆积着些纸团,同第一次见到的整洁模样无一点相似。他用脚踢开地板上的脏衣服,从底下翻出了张白纸,上面用铅笔认真的勾勒着几个音符,却在半页的地方草草收尾。

吴磊心头一动,指间不知觉间把它揉成了小团,随后藏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咳咳,你在干嘛?”那厨房里发出的声音实在令人无法忽视,油烟味很是呛人。王俊凯家没有抽烟机,这也是他后来才发现的事情。

那人闻声抬起头,朝客厅看了一眼说道:“煮面,当晚饭随便吃点吧。这久忙的昏头转向,冰箱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食材了。”

吴磊刚想开口,王俊凯又从厨房里冒出了个头:“你要实在无聊就帮我打扫一下房间,省得我看着糟心的烦。”

吴磊翻了个白眼,喃呢道:“我还想着出去吃算了…”嘴上这样说着,手却没停止对地上废弃的白纸进行捡拾,当然,还有那几件落在地上的脏衣服。

当他把房间收拾了大概之后,抬起手表已然是7点过半。洗衣机里嗡嗡作响的水声充斥在耳边。突然他抬手使劲拍上自己的额头,懊恼的想: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恰巧王俊凯端着碗走出厨房,有些不解吴磊突如其来的自虐:“过来吃东西了。”他道。

鼻头一动,是鸡蛋面。肠胃饥饿的蠕动了一下,不甘的心情面对食物瞬间妥协下来。吴磊想着来日方长,抬起筷子还琢磨着什么时候也让王俊凯给他打扫一次房间。后来脑子里闪现了一秒任莹的脸,他便打消了前面所有的念头。

“好吃吗?”王俊凯唇边显现几条笑纹。

吴磊从心的点点头:“挺好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那人问道。

吴磊手上的动作一愣:“不回去了。”说完又继续往嘴里扒着面条。

“你就不怕…”

“对了,你最近在写歌吗?很忙吗?”吴磊转过头正对着他,微微笑着问。

王俊凯想了想刚才自己在房间里想乐谱想到焦头烂额的样子,还是告诉他:“没有,不急,最近就能写好了。”最终选择了隐瞒,因为依旧不愿意被人太越界的插足自己的生活啊。

所以才会提出自由的恋爱空间这种说法。

吴磊放下筷子,扯出了笑来,望着那人俊郎的侧颜:“是吧,你不爱回答的事情我也不爱回答。咋们将就着算了。”

王俊凯被他一句话噎死,撒气般的往那面条上使劲插了几下,以试泄愤。

突然门口响起敲门,中年妇女的声音强势的钻进屋内:“小王啊,小王?阿姨给你送点水果过来,你开下门好伐!?”

王俊凯站起身应了回去:“诶!李阿姨,我在呢!”他蹬了蹬脚下的拖鞋,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过去,步伐迈得很开。

吴磊心想:这该死的双腿。

“哎哟,小王啊。家里来客人啦?”那阿姨进门就盯住了坐在桌上吃面条的吴磊:“你瞅瞅,这浓眉大眼的又是一小帅哥!也就你呀,朋友们都生得好看,却也不帮我家婷婷找个男朋友,不实诚啊!”

王俊凯一边不动声色的拦住身后的吴磊,一边熟练的同她寒暄:“阿姨啊,这感情的事哪是急得来的,婷婷姐眼界高,指不定看不看得上咱们呢!”

“她倒是不急,我这个当妈的可着急喽!”几句话夸的李阿姨心满意足,把手上的水果放在王俊凯手里后,便好像一脸忧愁的离开了这屋内。

“谁啊?”吴磊抬起眼,假装毫不在意的问道。

“房东。”王俊凯答。

“不,我是说,她说的你那些生得好看的朋友。”

突然王俊凯眼睛一亮,漆黑分明的睫毛笑得弯起来,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你不爱回答的问题我也不爱回答。咋们将就着算了!”

“我靠!”吴磊又使劲翻了个白眼。
夜已经深透了。


他以为他们会做的。因为来的时候好像除了这件也没有其他可做的事了。

而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是给王俊凯当了一晚上的听众罢了,而且还是那种断断续续都没谱完的曲子,上一秒是一个音调,下一秒又变了。吵吵闹闹的吉他声很难想象王俊凯说他是个喜静的人。

不过算了,经过一晚上的实践,这家伙嘴里说出来的话,十有八九不靠谱。

争论也是无济于事的。结果总会向一个不明方向的线路转移去:

“你不说你洁癖吗?怎么房间还乱到我来帮你整理?”

“吴磊你铁定是没听过一句话:处女座的洁癖是画圈的,我自己的圈里怎么乱都可以,但旁人得干净。”

“你家不算你的圈?”

他略思索了一秒:“你来了就不算了。这是量的变化。对了,你什么星座的?”

“摩羯。”

“我跟你说,摩羯这个星座就是太闷骚了,不过我看你还好,我有个摩羯座的朋友,上次在酒吧…”吧啦吧啦。

反正你跟他讲道理是没用的。吴磊打着哈欠穿起衣服,他也不知道来找王俊凯到底是为了什么,昨晚临时买的牙刷毛有些硬,吐出来白色泡沫里还沾着些血渍。他在想,什么时候在这里放套洗漱用品。


好像自己今后会常来样子。




一个欧美大外双被压成了内双
一个微双因为眼皮薄撑成内双

www.来自内双夫夫日常秀眼虐狗.com

不加背景貌似好看些
鬼刀 依旧临摹

纹理眼球-2

磊凯/重度ooc
圈地自萌


楼下敲敲碰碰闹腾得紧,像是有人搬家一般。吴磊脑子糊的慌,两手抓着裤子往上提了提,千万种猜测涌入思路中,不清晰又忍不住想明确答案。

“喝水吗?”那人看着他一副纠结的面色,左右飘忽不定的眼神,还是假装毫不在意的伸手把水递给他。

吴磊低头扣住腰带,抬起手背推开有些发凉的玻璃杯:“不了,我们谈谈。”尽管刚睡醒的嗓子干哑着,如此场面下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再反复斟酌。

“ok!”那人无奈的摊摊手,歪过去的头朝向房间外的一张小桌子。

放眼看去整个屋子整洁又宽敞,暂且排除劫财目的,他往前一步,拖开椅子,边坐边打量着周遭。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太愿意去把所有事看清,才会落得个心头积雪的下场。

“咳,我叫吴磊。”他略有些尴尬的开口。

“你好,我是王俊凯。”回答快速间仿佛还有些迫不及待。

抬头的瞬间那人眼睛亮的像布满暮色的星,厮守着黄昏。食指反射性的狠狠抖了一下,惊讶又像在意料之内,他忍不住问出声:“你是昨晚酒吧的那个主唱?”

“啊呀,被认出来了…怎么办,想敲诈也没办法了,好可惜…”孩子气的带着些碎碎念却丝毫没有遗憾的模样,惹得吴磊不经意间弯起了唇角。

突然王俊凯收起了一对张扬的虎牙,眼睛眯起来像只正捕食的野猫:“话说,你就不好奇我们昨晚干什么了吗?为什么会睡在同一张床上,睁开眼就能看见我,住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赤身裸体?”

接二连三的问题砸醒了吴磊,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拆穿着他表面上的平静。事实上,他也好奇着这发生的一切。

那张菱形的薄唇还在不依不饶的说着:“吴先生,关于你昨晚对我所做的一切不合理侵犯,我有权要求一个合理的赔偿。走法还是私了任选其一,我不太懂,还请你好好斟酌一下吧。”

眼皮抖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做了吗?

久到仿佛失去时间的沉默拉锯着道德和底线的挣扎。无耻,尽欢,疯狂着清晰的画面又点燃开始燥热的身体。不太可能和绝对抵触,唯一的理智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压死了反抗的喘息。

“好吧,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补偿?”以及最终的妥协。

王俊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摩擦着杯沿,类似电影里经常出现的火车呜鸣声,总是在说重要的话时切断了听觉。

好像有空旷的大风吹过耳畔,明明轻声细语却感觉夹杂着狂风暴雨。

“我希望你当我的不定时情人。”那人缓慢的提着要求。

而答案是不说也猜得到的:“不可能。”

王俊凯点点头,一脸认同的表情:“也是,一般男人睡过就不会负责任了,我了解也谅解。但释然是一个人的事,救赎就是两个人的事了。我能感觉到,你的不开心。”

他望着自己的瞳孔像深不见底的极昼,横轴竖轴都是无限延伸。抱着没人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情过了二十六年,突然有人站出来说我知道,也不太明确这种事到底该不该庆幸。

“确立感情是个长久的过程。我不敢保证没有磕磕绊绊,但互相的自由空间是共有的理想,在别人那里不能得到的东西完全可以在我这里互补。没有多余附属品的加持,才是最纯粹的爱情不是吗?

先上后爱,我接受这个设定。”他抬手喝了口杯里变凉的白水,道理扭曲却讲的极其富有说服感。

最主要的话得划上重点:不纠缠,完全自由的情人关系。

吴磊有些释然的伸了个懒腰,复苏的天性赤裸曝光在空气里,这种感觉貌似也太美好了。他抬眼对王俊凯笑着,肆意妄为的张扬,是与之不同的流氓个性,他道:

“完全赞同。”

挑起一边眉毛,微微有些下垂眼的人被这种禁忌游戏抓住了死穴,他走进房间拾起自己的西装:“我先去上班,留下号码,我会回来找你。”

王俊凯抱手靠着墙,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对了,昨晚一直有人打你电话,发微信吵的慌。我给你关机了。”

吴磊拿起手机有些微怒,好像假意的瞪了对方一眼:“你看了吗?”

“瞪我干嘛,瞪我我也不看。”他往上翻了个白眼,几缕略长的额发戳得眼睛有点疼,他拿起笔在吴磊手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加重的力度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嘶——”疼痛让吴磊倒吸了口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说话与做事总能把路堵死。”他用力拉开那道厚重的铁门,落下话关上门的瞬间才后知后觉的感到恍惚。

仿佛是做了场醒不来的梦。


王俊凯转身站到窗台口,桃花眸里沉积着化不开的浓雾,瞳孔倒映着吴磊在早晨离开的背影,这是第三张。存在眼睛里的相片。


有些人啊,见到你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爱你。
因为眼球会思考,也会听。





——————————————
磊凯就磊凯
这文的走向简直不明觉厉 根本就是按心情变卦 分明定好了主线 又总是偏离轨道 虽然我写文大多都是临时想法 但从未有一次这样不确定风格和结局 算了
啊啊啊~~边走边爱反正人山人海~

当初我们在姚关身上的设定
逐步在谢关身上体现
这滋味确实有些不舒服

虽然是原著
但我认定的还是那个混世魔王和乖乖女

纹理眼球-1

磊凯/重度ooc【试水001】
勿升真人








细碎的风雪昼夜困守在距离高空4000米的悬崖峭壁。









情爱不可相守,攻防自得者唯独会厌倦爱情。吴磊悟透这个结果时他正坐在上海三环边上的某个小酒吧里,一个人杵着下巴放空着,仿佛同这嘈杂的灯红酒绿不在一个世界里。

服务生往返几次,在获得许可之下给这个英气十足的男人加了两次酒,心头想现在来酒吧解闷的人可越来越多了。

低沉中还带着些清亮的嗓音环绕着柔和的节奏,男声转折时的抑扬顿挫像小时读书,咬重某个字非得认真把它念清一般。

“麻木的味蕾 还残存 一点辛辣气味
当初也曾说过 绝不会 夜夜品尝酒悲
清白的身体 烈阳下 慢慢终会变黑
……”

他没忍住笑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歌词啊。抬起手摇晃着杯里的冰块,发出微不可闻的细小声响。

“喂!主唱能不能换一首歌!?这个太沉闷了,根本跳不起来啊!”有人扯着嗓子在歌曲间隙中抱怨道,把这当成了个个点歌厅。

台上的人眼角微微瞟了那人一眼,唇角衔起笑,转而低下头来,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一扶,一首朗朗上口的狼的诱惑席卷整个舞池。

吴磊一愣,突然有些好笑的掩了下嘴巴,猛然抬头对上了台上那人一双好看的发紧的桃花眸:“

娘子~
娘子却依旧每日折一枝杨柳
在小村外的溪边河口
默默的在等着我”

盯着他,当某人的视线抓着你不放的时候,生理反应背后会有些发凉发寒。最要命的是你会觉得他说的每句话都在对你开口。

声线一转,吴磊听出了是周杰伦的《娘子》,虽然不是周董的热门歌曲,跳跃间却带着几分异样的感受。面上被熏的有些潮红,几句娘子随着吴磊的躲避愈发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他轻咳了下,对身边的服务生招了招手,耳语间只想尽快结账离开这里。拥挤的人潮声中,恐怕只有自己能确切的感受到这股毛骨悚然的尴尬吧。

所以站起身的同时脚步也有些踉跄,瞳孔中四处景物涣散开来。折断的桌子脚和扭曲成蛇形的透明玻璃酒架,纷纷扰扰的人们面容模糊不清。他使劲甩了甩头,却发现里面某根神经撕扯得厉害。棕褐色的瞳仁,奋力伸长的睫毛,还有,溺水之人。

不习泳万不能见大海。


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觉得乏味,想的不会太多,宠着让着估计就是一辈子。但人要懂得藏拙,暴露的越多越让人嫌弃。

吴磊与任荧拍拖两年结婚一年,在一起是因为他喜欢她的撒娇,如今厌恶的也是她太任性。生活不是花和香水,每天过得像偶像剧需要太多物质来支撑。他不抱怨墙外的风雨,只是时刻把家过的像战场也是种折磨。

眼皮像浮过一片黄色的海洋,慵懒又惬意,让人不愿意醒过来。他疲惫的翻了个身,结实修长的双腿蹭着被子,与之缠绵。

“呵,醒了就起来吧。”鼻腔里发出的气音,随着勾勒的笑声在房间里格外清晰。

吴磊突然感到赤裸的背脊一整酥麻,他从床上弹跳起来,眯住眼睛分辨声音来源:“你是…谁?”

是谁?是个长相清俊的男人,细碎额发和桃花眸子,原谅他没在生活里见过这样好看的人,一时间竟形容不出这男人原有的魅力。俊俏却不失英气。你若是在大街上遇见多看几眼到不觉奇怪,反常的是,他为何会在这里?

和自己,度过了一个毫无知觉的晚上。

毫无知觉…吗?






——————————————
开坑 甜虐不定 长短不明 攻受不清
自我设定:多半又是屎里有糖系列

别说短 短是因为我还没确定是磊凯 还是 凯磊。原定计划是磊凯,越写越觉得像凯磊

好纠结₍ↂ⃙⃙⃚⃛_ↂ⃙⃙⃚⃛₎托腮听意见

想写些血腥暴力倾向的
不知道是会被禁还是被逐₍ↂ⃙⃙⃚⃛_ↂ⃙⃙⃚⃛₎